Archive for March, 2009

建议

Thursday, March 26th, 2009

R是我的发小儿。

十二年前,我劝R说,“跟我一起考出去吧,外面的天很蓝,我们不应该只保持现状”。R摇摇头说,“你去吧,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环境”。于是,我考到了新的学校,而他留了下来。

四年前,又见到R,少年不知愁滋味,对我说:“我跟家里闹翻了,我发誓要靠自己的力量,闯出一片新天地。”说着话时,他意气风发,眼睛中闪烁着希望的光亮。我叹了口气,对他说,凭他的才能,再加上他家里的关系,何愁干不成大事。无奈,有些事清,一旦人钻了牛角尖,就基本上拉不回来了。不久之后,他跟我说,要投资什么什么什么。我刚好对这方面有一点点了解,我劝他别沾这个,风险太大。R说,“不会,你应该看到这种投资前景无限。” 结果,到今天,他投资依旧颗粒无收。

两年前,R来找我商量,说想明白了,不能作一些太虚的事情,还是要找一些实事来作。我还很替他高兴,结果没想到,他居然想从计算机编程。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因为我太了解他了,如果他从事销售或者与人沟通,绝对是一把好手,但是计算机。。。我竭尽全力的阻止他,想尽一切方法。他跟我说,之前两件事情,我都劝过他,而他都没听,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但他始终想自己试试,于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报了计算机培训班。。。

很久没有联系,不知道R近况如何,希望一切都好。

Z是我的朋友,比我大好几岁。

三年前,我对Z说,你不应该离婚,要珍惜自己的幸福,不要因为外面的那些浮华就忽视了眼前的珍贵。很巧,半年后去看电影,结果碰到她和她老公,Z说她是专门回来办手续的,当天是和老公看场最后的散伙电影。哎。

前几天,Z联系我,想问问最近国内的情况。 Z说在国外受歧视,也想家了。我劝她不要回来,在欧洲的生活还是要比国内舒适一些。Z说还要再想想,希望她能正确的选择自己的道路。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H了

他一直是我的榜样和偶像。虽然他曾经跟我说,他知道偶像是呕吐对象的意思,但是不是的,你真的是我的偶像,一直是。H在我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中,一直起着至关总要的作用,他经常给我很多指导和建议。从我九岁到二十四岁的这段时光里,他一直扮演着我的亲人,朋友,导师的角色。他总是不停的告诉我,你要这样,要那样,你现在该作什么了,这件事情你应该找谁谈一谈。意见之多,让我有时都会有些厌烦,我一次又一次的违背他的建议,而事实最终证明,他总是对的。好在我听取了他的大部分建议,如若不然,恐怕现在不知道我身在何方。二十四岁以后,我意识到他的建议有多么的珍贵,只可惜,大洋的距离让我们日夜相背,偶尔能听到他的声音,会感到格外温暖。我知道他不会看我的blog,但仍想表达对他的感激。

其实每个人每天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有时候授于人,有时被传授。我感谢那些给我过我建议的人,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施者总是有心的,只是有时候受者无意,哎。

你的闲暇决定你的终生

Wednesday, March 25th, 2009

我非常赞同的一句话。引自阿宝。需要记下来,以后要多多鞭策自己。

我到底应该怎么安排我的闲暇呢?

仔细想想,其实有很多的期待。比如,我一直想学的一些东西;还有锻炼,保持健康也很重要;和家人朋友的聚会;如果可能的话,还希望能够多多的开阔自己的眼界;and etc。实在太多了,真的没有什么富裕的用来浪费阿~

工体 2009.03.22

Monday, March 23rd, 2009

风说“去看球吧,今年的球我打算一场不落”

“没问题阿,一起一起,我就到工体看过一次国安,还是咱们一起去的,你还记得么”

“国安对辽宁,1:0,小王涛进的”,风很快回答出来了,让我有些惊讶。

那年班里组织集体看球,男生看比赛,女生看帅哥。

那年坐在倒数几排上,看的也十分激动。

那年还年轻,看球还算文明。

现场气氛很火爆,还有人用小号来领喊 @_@ 这个居然让带入场… 造人浪依然很流行,一浪一浪的延伸出去。

御林军拉拉队太nb了,基本上站着喊着看完比赛!其实我并不是个足球的fans,或者说根本沾不上边;我也不能理解为什么阿斗般的中国男足仍然会有那么多的热血球迷。他们真的太伟大了,他们投入其中的热情,足以撼动整个工体。或许比赛结束后,他们会各自散去,但在比赛中,你看过《亮剑》么?他们的表情个个如同李云龙。

京骂很威武,从6点半一直持续到9点半。。。重庆18号下场的时候,绕了1/4的场地回队,所经过的看台,会自动想起一片骂声。京骂和国骂不同,更简洁。。。我没张口骂过,虽然也许在心里已经骂了很多次了,我也反对这样的行为。但不知怎的,置身其中时,会感到莫名的踏实,会有归属感,会让我不自觉的把自己和他们划分到一类人里。

重庆队很和谐,居然拿了6张黄牌,没有红牌?真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阿,下次争取11张黄牌,0张红牌,就极致了。

被骂得最惨的是裁判和3号。该,活该,骂死丫挺的。

被冻得最惨的是我… 小风嗖嗖的刮阿,我是daidai的冷阿。

如果不了解一项事物的话,很难会对它产生兴趣吧。只有多参与,多见识,才能看清。所以我还想多参加几次,风现在十足是个话痨,整场就没闲着,不过听他侃挺有意思的。4月工体见~

无为 & 有常

Sunday, March 22nd, 2009

我告诉Saida,交泰殿的无为匾是Do nothing的意思。其实无为的意思是不妄为,妄为怎么说?你会么?不会。那不久得了,就Do nothing吧。

“那然后呢?”

“然后呢?Just let it be, what it is.然后事儿就成了”

“所以这是说,什么都不做,只是pray就好了?”

“No, no. The key point is not to wish the result, but to ’let it be‘.”

我还尝试给她解释什么叫四平八稳,好像没成功。她的结论是,所以4是个好数。那好吧,”let it be”,我必须无为一把了,哥们我从前门,到天安门,又到故宫,侃一路了。只要把上国所有的良好氛围/传统文化/古老建筑展现出来了,别的小细节就算了吧。

你对我说,“天气暖了,有机会组织春游吧,对了,可以再去天安门广场放风筝”。我一下就想到了11年前,是的,那时候我们都还年少,一伙人拽着个风筝跑来跑去,不惜体力,乐此不疲。那天你送给我第一个礼物,我一直仔细的收着,当宝贝一样。

“好阿”,我回应,”那你现在会放风筝了么?”。”不会啊…”。”我也不会… -_-|||”。

我对你要不要也”无为”呢?这是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我基本上没法用逻辑来推理出答案,拖得太久了,看起来真的要”无为”了。可是我不要我不想,于是我决定跟随内心的真实感受,“有为”一把。结果我就碰到了”有常”,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欠的迟早是要还的,哪怕债主换人了,该挨几刀,一刀都不能少,连本带利全给我还回来。行,债主,你来阿,你跑什么阿?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站这儿呢,皱一下眉毛,我的姓就倒着写!

这年头的债主真奇怪,我赶着还债,居然能被吓跑了。追到天安门广场,楞给跟丢了。那既然到了,就转转吧。苍松翠柏没变,雄伟庄严的建筑没变,拥挤的人群没变。但天上没有风筝了,原本就并不蔚蓝的天,又少了些点缀,显得越发的阴沉了。债主,你愿意再借我一车么?这样我可以去鸟巢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放风筝。你蹲在那儿哆嗦什么阿?我跟你开玩笑呢,就算你真借给我,我也开不上路阿。

变化是无常的,因果是有常的。北京变的更现代化了,天安门广场变得更安全了,你变了,我也变了。我努力不在这个纷繁的世界里面迷失掉,我用”无为”来应对”有常”&”无常”。

时间才是最大的杀手吧?金庸说,一个高手花了40年时间苦练武功,修成之后,去找他的仇人报仇,结果才发现,时间已经帮了他的忙,把所有的仇人都干掉了。我不用离的太近,已经隐约可以看到你眼角的鱼尾纹了,这一次又一次的敲醒我,时不我待。

阿尼沙, 您先等等吧,哥们现在没空理您那点破事儿,我现在手里攥着”无为”憋“有常”呢,没看跟这儿等好几天了。没什么进展,困了,还是先洗洗睡吧。

Memories’ fragment

Saturday, March 21st, 2009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cén)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zhuàn)玉何足贵(注:此处也可作“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lè),斗酒十千恣(zì)欢谑(xuè)。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jìng)须沽(gū)取对君酌(zhuó)。(径须:直截了当。)
五花马,千金裘(qiú),呼儿将(jiāng)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酒精真是个好东西,在它的的作用下,一些原本丑陋的东西变得美好起来。就像近视眼摘下眼镜一样,一切事物都是完美的,你说什么?那个不好?那我没看见好了。

我努力的往空中望去,无数个碎片悬浮在空中,我知道那是我的记忆,因为从各个形状的碎片中,都能映射出一个我,年少的,年轻的,激情的,消沉的,喜悦的,悲伤的。我奋力的伸手够去,但一切显得那么徒劳,这些碎片并不由我摆布,他们只是那么挂着,那么的鲜活,仿拊占据了我的整个记忆,让我不能自拔,反而深陷其中。我知道我并不该留恋那里,但我却不能控制自己。我努力把他们串起来,但我的手脚却并不听我的使唤,他们笨拙且缓慢的挪动着,我尽力拼凑着,但找不到任何头绪,每一个碎片都是那么的散落着,但又是那么真实。在酒精的作用下,只要我一闭眼,就可以坠入深渊,速度之快,可以超过时光,反回到过去,让我看到他,他,她,还有她,他们都是那么的年少,单纯,并没有因为这个鼓噪的世界变得复杂起来,如果,如果,如果,我们说了太多的如果,如果没有如果,那会怎样么?如果从一切现在开始,你愿意吗?我强撑在这里,其实我已经不胜酒力,我坚韧,我倔强,我保持着自己的小固执,我把它叫做原则,哪怕它其实根本不是。一些蓝白相间的影子晃动着,我看不清,那就让它们去吧。

两个男人面对面推杯换盏,他们都在诉说,都在倾听;他们互相互相诉说这自己的故事,一个人努力地说,另一个努力的听。虽然两个人的故事不同,但,是的是的,我真的明白了,你说的一切,有朋友真好,并不单单是你在听,你也在说,在交流。我明白了你曾经的心境,不需要任何多余解释,是的,我完全能够理解。

我喝掉了一瓶又二分之一的果酒,其实我已经醉了,在很早就已经进入了一种飘飘然的状况,这种感觉真好,那么的舒适,走起来路来,就像踩在云端,深一脚前一脚的,看着对面的兄弟,肝胆相照,bottom up!有朋友真好。

对面的人已沉沉的睡去,我还醒着,饮尽杯中酒,夜未央。